弹棉花-古老印象

弹棉花-古老印象
弹棉花是一种老手艺了,虽然如今的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,但是40岁30岁以上(记得我儿时曾多次见到弹棉花的过程)的人都会对“弹棉花”有着清晰的记忆。随着一声声弦响、一片片花飞,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,仿佛就是一种魔术,让孩子们惊讶不已。而那时候的弹棉花工匠们也都走街串巷,生意应接不暇。

1873-tan-mian-hua-01
1873-tan-mian-hua-02
1873-tan-mian-hua-03
1873-tan-mian-hua-04
1873-tan-mian-hua-05
1873-tan-mian-hua-06

有时,我们庆幸自己能在成年后亲眼见到那些儿时耳熟能详的人或者技艺;当你再一次看到它时,又在感叹它已经在渐渐消亡,文明社会的进步真的要以这些东西的消亡为代价吗?
弹棉花是一种老手艺了,虽然如今的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,但是40岁以上的人都会对“弹棉花”有着清晰的记忆。随着一声声弦响、一片片花飞,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,仿佛就是一种魔术,让孩子们惊讶不已。而那时候的弹棉花工匠们也都走街串巷,生意应接不暇。
在外行人的眼里,弹棉花是个很有趣的事情,而这些工具也挺有特色。有一把专门的弹棉花的弓,根据个人的习惯可长可短,通过用榔头敲击弓上的弦,来沾取棉花,把棉花拼成方形,我们所听到的弹棉花的标志性声响就是由它们发出来的。这就是弹棉花最基本的工具,整理棉花都要靠这个“弓”。
“檀木榔头,杉木梢;金鸡叫,雪花飘”这是弹棉花工匠们对自己的手艺的一种诠释,也是人们对他们的劳动最为形象的比喻。弹棉花不仅是费力也是个精细活,敲弓的时候要花大力气,而“上线”则是细致的工作,要两个匠人一起才能完成,摆上一个小小的花样,一条棉被就初具雏形了。
最后再经过多次的压、磨,一整套工序下来,一条暖暖的棉被就在手艺人的手中完成了。从弹、拼到拉线、磨平,看着简单,做起来却也挺费时间,一天也就不过能弹上一、两条。
从上世纪末起,弹棉花这个老手艺就已经慢慢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,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,人们家里盖的,已经不仅仅是老的棉絮棉胎,取而代之的是品种繁多、色彩斑斓的各种各样腈纶被、九孔被,对于这些方便简单又暖和的玩意儿,大多数人还是认同的。
–为爱烦恼的维特

1873-tan-mian-hua-07
1873-tan-mian-hua-08
1873-tan-mian-hua-09

感谢“为爱烦恼的维特”的拍摄与分享。
原文地址:http://blog.qq.com/qzone/240128749/1352123549.htm

One thought on “弹棉花-古老印象”

Comments are closed.